返回第183章 偷偷摸摸(第1/2页)首页
    梓芸何俞萱然两人在外边还不曾说上一句,就见自家主子又从里边出来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则是太子,趁着机会,两人同时捕捉到公主得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想来该是计划可行,梓芸拉着俞萱然走到了一旁规矩站立。

    看见屋外皇姐边的两个侍女,秦瀚却是变了神色,不由得加快上前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皇姐,”本来等着秦沅汐搭话的秦瀚率先开口,“皇姐,我这边有个不好的消息,皇姐应该很急需。”

    秦沅汐转过头,不疑自己的目的,好奇追问道,“是什么消息”

    “是苏济的会试名次。”

    秦瀚开口很轻松,但那脸上的叹息却是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他本就对自家大姐了解,又是有了俞萱然时而的告密,这副场景也该猜到大姐要来做什么了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副做法引得秦瀚心中不知是气还是怒,也不敢直接开口禀明。

    “苏济”秦沅汐没料到二弟会主动提起,因为确实是急,很快将其它抛到脑后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苏济考的如何”

    秦瀚有些可惜的摇头,“皇姐,苏济他会试落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落榜了这怎能可能他可是宣州解元。”

    秦沅汐脸上写尽了惊愕,又是犟起性子盯着秦瀚,“你莫不是诚心糊弄我”

    乍一听苏济落榜,她自然不信。

    自古南方多才子,宣州并非小地方了,堂堂宣州第一会试都落了榜,那宣州其他士子岂不是想都别想

    “皇姐莫要不信,自古解元会试落榜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情。”

    秦瀚在平常学的要比秦沅汐这个长姐偏向政史,对以往一些事情要多有涉猎。

    “一般士子温习的情况,心情好坏,对某种类题目的熟练,以及对待会试重视程度都会影响会试成绩的。”

    可能觉得自己的话太贬低苏济,他又才补充道,“况且明年春还有一次会试,这次秋季取士数量少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可秦沅汐已经已经没有心思研究这些了,只明白这事情的真实性,竟是有些不能回过意来。

    在她心目中,苏济身为一州解元,才学兼备,行举优雅,不该在区区会试上折戟沉沙的。

    她还希望苏济考上架进士呢,现如今苏济连贡生都没机会,岂不是太伤心了。

    秦沅汐抚着额头,靠在前边的栏杆前陷入思索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梓芸和俞萱然已经按照吩咐指望进屋去拿公主所要的名榜。

    高兴的是,屋里只有小羽子一人守着。

    梓芸想要进去,迈开步子在门前试探几步,又是转而看向了旁边的俞萱然不言。

    她知道俞萱然在东宫的本领,此时要说偷偷进去拿,还不如俞萱然直接去要划算。

    嗯,就是这么果断。

    俞萱然也不知为何,见到梓芸这副看好戏的脸色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她要方便许多,也就不好不开口,“梓芸姐还是安心等等,我一个人进去问问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梓芸温婉笑了笑,指了指屋里,“妹妹快些要来,我会对公主保密的。”

    俞萱然大摇大摆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边小羽子也是太子心腹,见她进来,自然不会去呵斥,连忙带着笑脸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俞姑娘,可是找殿下有什么事情”

    俞萱然摇头,“不是找殿下,是公主要找会试考中士子的名榜,所以派我来看看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