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一章 血棺(第1/2页)首页
    “小阳,还没睡醒呢走了”

    外面罗刚的声音传来,把尹阳从睡梦中惊醒,窗外天色早黑了下来,爷爷也没在家。

    罗刚和二柱子在门口等着呢,三人一起往陈昌林家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陈昌林出殡,罗刚的二叔罗大富,是村里有名的高人,帮忙主持,可能早就去了。

    尹阳不想去,从小到大,村里只要有这种事儿,去了回来就病一个礼拜,几乎没有一次例外。

    可不去还不好,和陈昌林关系挺好不说,多少有点儿亲属关系。

    “昌林刚结婚没几天,就出了这事儿”

    罗刚边走边叹气“听说”

    “刚子,别乱说啊”

    二柱子打断罗刚的话“那都不准,林子媳妇都说心脏病发作,咱们别多事儿”

    尹阳也听说了,陈昌林的新婚老婆胡玉玲,可能和村里的陶喆有点儿不利索,怀疑林哥步了武大郎的后尘,可没有证据,话不能乱说。

    二柱子是好意,那陶喆可惹不起,他叔叔在市里做生意,很有钱,他爹陶青林在村里说一不二,谁不惧怕三分

    如果陶喆想娶胡玉玲,也轮不到昌林哥。

    可陶青林不想让儿子在村里找,要找也找个市里人。

    陶喆这小子做事儿不地道,不娶就别玩弄人家,要真是因为这件事儿害死了昌林哥,还不冤死了

    陈昌林家院子里,搭起一个简易灵棚,防止下雨淋到尸体,好多亲戚邻居都来帮忙。

    本来白天出殡下葬都方便,可现在不让土葬了,穷乡僻壤的,也要避讳一些,晚上偷着到山上葬掉算了。

    三人来的不算晚,胡玉玲和罗大富都在院子里,在罗大富身后,就站着陶青林和陶喆父子,一副假惺惺的样子,眼神儿都发虚。

    “小刚,柱子”

    罗大富在棺材里面忙乎一阵儿,抬头看到侄子,喊了一声“小阳,你和四狗子也过来,入棺了”

    尹阳犹豫一下,看罗刚和二柱子过去了,还有邻居四狗子也上前,只能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阳和狗子抬头,小刚和柱子抬脚”

    罗大富指挥起来“小阳,你慢点,小刚和柱子快点儿,脚先进,头后进,这都不懂吗”

    尹阳真不懂,只想着尽快把昌林哥的尸体放进棺材里。

    可能四个人用力不均,也好像有一股邪风吹来,盖在陈昌林身上的黄布,一下子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借着朦胧的月色,还有屋子里照射出来的灯光,尹阳看到陈林昌的脸,青黑一片,嘴里似乎还叼着一枚压口钱,牙齿都露出来了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差点儿松了手

    倒不是被这可怕的一幕吓的,尹阳听说,脸色青黑,肌肉变形,是中毒死亡的征兆

    难道传说是真的林哥是被害死的

    尹阳颤抖着手,把尸体放在棺材里,感觉浑身都脱力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日吉时良混沌开,盖棺大吉大发财,天清地明日月灵,盖棺子孙进财钉”

    罗大富高声喊了起来,伸手在胡玉玲手里接过几颗钉子,又喊道“手持金斧要封钉,东南西北四方明,朱雀玄武来拱照,青龙白虎两边迎”

    尹阳心里正琢磨事儿,被他的喊声吓了一跳,下意识往后挪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家里也没个孩子,唉”

    罗大富轻叹一声,看着胡玉玲“你就喊躲钉吧,看我往左边钉,你就喊昌林啊,往右边躲,看我往右边钉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 下一页